黑蒙治疗专科医院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ldquo秦总,老夫人拿了两千萬让夫 [复制链接]

1#

第一章抵制秦翡


  正值秋季,清晨的风带着微微凉意。


  京城第一中学的门口此时人满为患,一群年纪不大的女生们带着口罩拉着横幅围在一中门口,让来来往往的学生忍不住停驻观望,学校的保安几次上前驱逐都没用。


  女生们眼睛盯着每一个走过的学生,横幅上写满了各种各样难听的话,但是每一张横幅上都会有同样的两个字眼——秦翡。


  “秦翡滚出京城,滚出一中。”


  “抵制秦翡,抵制暴力女。”


  “众目睽睽之下,推秦晗下游泳池,乡下种地之人,进京城一中名校,天理何在?”


  “恶毒,阴损,粗鄙,无耻,无德,啧啧啧,真是难听,这秦翡自从被秦家找回来才两天,网上已经骂声一片了,现在竟然直接找到一中来了,不过,他们怎么知道秦翡今天来?”


  一中门口,靠在门卫室的男生挑眉颇为悠闲的一条条念出了声。


  “郭子阳,你到底走不走?”旁边的男生没耐心的催促道。


  郭子阳对着男生翻了个白眼,忍不住吐槽道:“迟子,你难道不好奇吗?这秦家找了秦翡十六年,现在终于是找到了,结果秦家没动静了,按理说像秦家这种家世怎么也该组个局都知会一声才是,可是偏偏昨天秦家举办了秦晗的生日宴,却连秦翡一个字都没提,不对劲儿啊。”


  “不过,你知道吗?我听说秦家找到秦翡的时候,秦翡正在乡下种地,我还听说这秦翡在以前的学校从来都是倒数的,而且,对她的评价也都十分难听,粗鄙丑陋,凶神恶煞,人品极差,你听听,这人缘也是够惨的。”


  齐邵迟看着郭子阳满脸的求知欲,很是无语:“马上就要上课了,你不走我自己走了。”


  “哎,等等”郭子阳一把拉住齐邵迟,话还没说完,外面就乱起来了。


  郭子阳扭头看过去,随即一惊:“卧槽。”


  只见原本站在一旁的一群女生们突然朝着走过来的女生冲了过去,手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的鸡蛋菜叶还有红油漆,全都朝着女生扔了过去,一边扔一边大骂着。


  “秦翡来了。”


  “就是她,她就是秦翡。”


  “打她,让她欺负我们晗晗。”


  “竟然敢在我们晗晗生日宴上把晗晗推下游泳池,小小年纪,太恶毒了。”


  “一个种地的,有什么资格来一中上学。”


  “滚出秦家,滚出一中,滚出京城。”


  “我们今天就告诉你,我们晗晗不是好欺负的。”


  -


  这样的架势让周围的学生都吓坏了,赶紧朝着学校里面跑去,没有进学校的,也都远远的停住了脚步,不敢上前,生怕殃及鱼池。


  就在他们看着那个女生快要被围起来的时候,突然一阵警笛声传来,只见警车飞快的开了过来,稳稳的停在了他们面前,立刻下来了几个警察,混乱之中不知谁喊了一声:“警察来了。”


  混乱的局面一瞬间就被控制住了,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

  “怎么回事?都别动,全都别动。”一个四十多岁的警察眼睛一瞪大声吼道。


  话音一落,周围的人都不敢动了。


  所有人都蒙了,面面相觑,全都不知道事情怎么发生到现在这种地步,闹的警察都来了。


  郭子阳拉住齐邵迟站在门口也是一脸懵逼的模样,忍不住道:“这来的也太及时了。”


  齐邵迟眯起眼睛,朝着人群之中看过去,是啊,可不是及时,这群人刚围过去,警察就来了。
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?你们在干什么?谁报的警?”警察厉声问道。


  报警?


  众人瞪大眼睛,就在所有人都不明所以的时候,只见人群中间原本被围着的女生将挡在自己面前的伞移开,举起手,扬起一个笑容:“警察叔叔,我报的警。”


  这话一出,所有人都看了过去。


  只见女生周围一片狼藉,就连刚刚有些靠近的学生的身上都有些波及,可是作为风波中心的女生却一点事也没有,倒是女生手里的拿把伞已经是一片狼藉了。


  这分明就是早有准备。


  这个时候众人才注意到女生的脸,女生看起来年纪不大,娇小可人,面容却是极美的,白皙的皮肤,精致的五官,鼻子高挺,薄唇小巧,看起来是柔和的,前提是忽略那双带有攻击性的眸子,女生眸子黑亮幽深,带着几分凉意。


  不得不说,这个女生是漂亮的,而且,极其的漂亮,不愧是秦家的基因。


  “秦翡?”郭子阳眼底带着趣味,吐出两个字,稍顿,开口道:“不是说秦家人找到她的时候,她正在乡下地里种地吗?这是种地的人?”


  此时,女生也就是秦翡不紧不慢的收了伞,还甩了甩,但是看着已经没法抢救的伞,秦翡脸上露出几分可惜,目光凶了几分,随手扔在了地上,抬起头,看向警察,眼底凶色已经不见,嘴角挑起一个好看的弧度,声音清亮:“警察叔叔,是我报的警,你们也看见了,我的人身安全受到了严重的威胁,所以,不得已劳烦你们了。”


  “什么情况?”警察自然也都看见了刚才的场景,虽然现在看起来女生没有受什么伤,但是刚刚的场景确实是让人害怕。


  秦翡还没有说话一旁的为首的几个女生就开始唧唧咋咋的说起来了。


  “你别听她胡说八道,是这样的人,这个女生心思歹毒,在秦晗的生日宴上竟然直接将秦晗推进了泳池里,秦晗不会游泳,她这分明是想要杀了秦晗,要不是我们晗晗命大,她就是杀人凶手。”


  “对,人都是要长教训的,我们也只不过想要给她一点教训,并没有真的动手。”


  “是啊,这个秦翡太恶毒,太坏了,但是我们没有打人。”


  “我们只是想让她知道,我们晗晗不是没有靠山的,我们粉丝都是晗晗的靠山,秦翡她根本就是活该,自作自受,罪有应得。”


  “就是”


  -


  一群女生不管怎么样都还很年轻,第一次碰见警察过来这种事情,多少有些慌,七嘴八舌的说个不停,将秦翡说的一文不值,恶贯满盈。


  秦翡就静静的在旁边看着,倒是一旁的女警察受不了了,制止了这群人:“闭嘴,你们现在是聚众闹事知道吗?”


  一中门口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一中里面全都传遍了,副校长和主任老师们纷纷赶来,还有不少学生围在门口。


  “这是怎么回事啊?”副校长刚来学校还没坐稳就听见这样的事情,连警察都惊动了,他赶紧赶过来。


  秦翡转头,说道:“副校长,这件事情和一中没有什么关系,不用担心,我已经联系了律师,这件事情很快就处理好,不过,还得需要和您请个假,今天我恐怕不能上课了,得去一趟警局。”


  “为什么要去警局,这又不是什么大事。”这群女生们原本是肆无忌惮的,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闹到去警察的地步,一下子全都慌了。


  秦翡嗤笑一声:“不是什么大事?放心,我的律师会告诉你,你做的是什么大事。”


  “怎么会这样?我们只是想要给她一点教训,我们没想怎么样她。”


  “就是啊,大不了我们道歉还不行吗?”


  “她都没有受伤,根本没事,我们为什么还要去警局?”


  -


  一群人全都看向警察,眼底带着惶恐。


  到底还是涉世未深的小姑娘,有的人甚至还是学生,突然要去警局,全都害怕了。

第二章人畜有别


  这个时候在场的人也全都了解情况了,这事还要从昨天秦晗的生日宴说起。


  秦晗虽然还上高中,但是早在初中的时候就进了娱乐圈,因为背后有秦家,人也长得好看,在娱乐圈也算是小有名气的,也有不少粉丝,结果,前段时间突然被爆出秦晗根本就不是秦正清的亲生女儿,而是秦正清的妻子季兰淑死去的妹妹的女儿,当年秦家女儿走失的事情,在京城闹得很凶,季兰淑因为这件事情差点疯了,后来季兰淑的妹妹一家人车祸死亡,只留下一个和秦翡同岁的女儿,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,秦家收养了那个孩子,取名秦晗。


  不过即便是有了秦晗,秦家也没有放弃找自己的亲生女儿,这十六年来一直在找,最后竟然真的找到了,就在前两天,秦家刚把秦翡接回秦家。


  秦家对此没有任何表示和声明,反倒是,秦晗当天就发微博庆祝了一下,表示能找到自己的妹妹,一家人团聚的开心和喜悦,同时也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祝福。


  秦晗发微博当天,这件事情就上了热搜,秦晗的粉丝倒是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,只是表示既然当初收养了秦晗,不管秦翡回没回来也不要区别对待。


  热搜还没撤下去,第二天,也就是昨天秦晗的生日宴就爆出了秦晗被秦翡推下游泳池的事情,一下子,秦晗的粉丝就疯了,秦翡成了全网喊打的人,于是,就有了今天的事情。


  李警察看向秦翡,这件事情其实说大不大说小不小,全看秦翡这个受害人的意见。


  “你是受害人,如果你不追究他们的责任的话,那么可以私了,如果你不愿意私了,就都要和我们回警局了。”


  听见李警察的话,那群女生立刻说道:“我们私了。”


  “我不接受。”秦翡直接打断了女生们的话,对着李警官义正言辞的道:“律师我都请好了,还是公事公办吧,毕竟,我的伞很贵。”


  “我们道歉还不行吗?”为首的女生红着眼对着秦翡说道。


  秦翡嗤笑一声:“道歉有用的话,还要警察做什么?”


  “那你想怎么样?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你有错在先的。”女生梗着脖子,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
  秦翡眯起眼睛,声音沉了几分:“说话要求证据,就像我报警一样,人赃并获,对了,我忘了,你们不懂法,那我好心给你们科普一下,记住了,法律里有一条罪行叫做——诽谤罪。”


  看着秦翡并没有动摇,李警官也不愿意浪费时间,开口道:“既然这样,就都带走吧。”


  “等一下。”突然一个急切的声音从远处传来,让李警官停住了脚步。


  周围的人全都看过去,就见一个漂亮的女生匆匆从学校里跑出来,和秦翡带有攻击性的好看不同,女生属于柔和娇弱的那种。


  看见女生,其他人纷纷给女生让路,原本围着秦翡的一群女生们也纷纷看了过来,带着惊喜和兴奋,喊道:“秦晗,是晗晗。”


  秦晗安抚的拍了拍女生们的肩膀,走到秦翡面前,满脸歉意:“小翡,这件事情到底是因我而起,是我的不对,姐姐在这里给你道歉了,这件事情咱们私了吧,他们年纪还小,不清楚事情的真相,做事难免冲动,你别生气了。”


  秦翡抱着双臂,意味深长的看向秦晗:“你来的倒是不早不晚啊。”


  秦晗脸上一瞬间僵硬了一下,随即,解释道:“马上就要月考了,这两天就来学校比较早,我也是刚刚听说这件事情,马上就赶过来了,若是早知道,我一定会拦住他们的。”


  “既然没拦住,就走一趟吧,别浪费彼此的时间了。”秦翡漫不经心的道。


  秦晗见秦翡要走,立刻就要去拉住秦翡,被秦翡一抬手给躲开了。


  秦晗无奈,可怜楚楚的说道:“小翡,非要这样吗?姐姐求求你了,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件事情就算了吧,咱们私底下不管是道歉还是赔偿我都负责好不好?”


  周围的人看着秦晗这般,多少有些偏向秦晗,面上对秦翡都是一副不赞同的样子。


  秦翡倒是不在意,只是嗤笑一声:“其实,他们有一句话说的不错,人都是要长教训的,他们想给我一个教训,我当然也要给他们一个教训,有来有往,十分公平,不然,都对不起我的伞。”


  秦翡声音一顿,好笑的看着秦晗:“秦晗,别这样看着我,让人觉得我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,分明我什么也没做,只不过是在我受到了危害的时候报了警,并用合法的手段维护我的合法利益,法律的存在不就是为了让人和猴有明显的区别吗?而我现在的做法就是证明人畜有别。”


  噗嗤一声。


  郭子阳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。


  一时间安静的校门外清楚的听见了郭子阳的笑声。


  秦翡抬眸看了过去。


  郭子阳赶紧摆摆手,隐忍着笑意:“不好意思,没忍住,你们继续,你们继续。”


  齐邵迟不动声色的往旁边靠了两步,拉开了和郭子阳的距离,目光看向秦翡,其实也不怪郭子阳,实在是秦翡骂人的话太过清新脱俗。


  秦晗脸色有些难看,她没想到她已经这样说了,秦翡还没有松口,敛下的眸子里闪过不悦,语气却是更加恳切,甚至带着乞求的语调:“小翡,不管怎么说,他们都是为了我,你就放过他们吧,一切责任我来承担,要道歉,要赔偿,要去警局都可以,行吗?”


  秦晗已经算是低声下气了,周围的同学看着都觉得秦翡过分了,就连一旁的老师也开口说道:“秦翡,不然就算了吧,别闹大了。”


  “就是,都是误会,你也没事,就算了吧。”另一个老师也开口了。


  周围的学生也开始议论纷纷,全都是对秦翡的劝说,一时间,秦翡仿佛成了那个犯错的人。


  秦翡没有理会这些人,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晗:“秦晗,你口口声声说着你是我姐姐,那么,我就不明便了,为什么我在受到委屈的时候,你不仅没有袖手旁观,反而落井下石,站在我的对立面,求我放过伤害我的人,你真是我姐姐吗?我倒是想要问你一句,远近亲疏这四个字你能明白是什么意思吗?”


  面对秦翡的质问,秦晗脸色一变,立刻解释道:“小翡,不是这样的,我只是觉得他们为了我做出这样的事情,我是有责任的,我没有想这么多。”


  “所以,你为了不让自己陷入两难的境地,就打算牺牲我?凭什么?”秦翡走上前,眯起眼睛,带着警告:“秦晗,既然刚刚没有想这么多,现在就好好想想。”


  秦翡说完,不管秦晗脸色有多难看,退了一步,扫过说话的人,突然嗤笑一声,满脸讽刺:“因为我没事,所以就能抹去他们对我的伤害吗?那对我不公平,对我的伞也不公平。”


  一句话让所有人脸上都带着不自然的尴尬和羞恼。


  秦翡继续说道:“你们有没有想过,如果我没有提前报警,我是什么下场?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面对这么多人的时候,你们也会像现在这样站出来吗?说着事不关己的圣言?真是可笑。”


  李警官见秦翡并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摆摆手,对着其他警察说道:“都带走。”


  任凭一群女生怎么惊慌也无济于事。


  

第三章你压我韵


  女生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,几个胆小的女生全都哭了出来。


  秦翡无动于衷的跟着警察,就在要上警车的一瞬间突然从人群之中窜出一个人,一瓶子的液体直接朝着秦翡泼了过去。


  行动突然,速度太快,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,周围的人几乎是下意识的惊叫,谁也没有想到在警察都在的情况下居然还有人敢做出这样的事情,挨着秦翡最近的那个女警察立刻就要冲过来,可是谁也没有秦翡的动作快。


  只见秦翡一个侧身快速的躲开了瓶子,一把拉住冲过来的女警察,抬脚就把瓶子踹进了开着车窗的警车里,瞬间就闻到了一股刺激性的味道。


  “是硫酸。”挨着警车最近的李警察脸色极其的难看,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
  女警察眼睛瞪大,心有余悸的看向秦翡,刚刚若不是秦翡及时拉住她,将瓶子踹进警车里,不知道会有多少人遭殃,毕竟这里围观的人太多了。


  秦翡并不意外,看着带着口罩想要逃走的男人,几步上前,抓住男人的肩膀,动作利落狠戾,一个过肩摔直接将男人摔在了地上,见男人想要爬起来,秦翡抬脚用力的踩在了男人的手腕上,咔嚓一声,紧接着就是男人凄惨痛苦的哀嚎声。


  周围的人惊吓过后看着痛苦蜷缩在地上的男人,再看看秦翡,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,头皮都有些发麻。


  秦翡面容冷漠,觉得不痛快,脚下又用力的碾了几下,见李警察的目光看过来,立刻辩解道:“警察叔叔,我这可是正当防卫。”


  李警察看看警车的后车座,再看看秦翡脚下痛苦呻吟的男人,点点头,算是默认了秦翡这句没有说服力的话,也不想多做停留了,唯恐再生意外,毕竟这里的人太多了,都聚在这里本身就不安全,立刻说道:“都上车吧,这个人也带上。”


  警察立刻收了队,带着一群人离开了。


  副校长也松了一口气,赶紧将这边的学生驱散了。


  郭子阳收回目光,精神恍惚的转头看向齐邵迟,瞠目结舌的张张嘴问道:“手无缚鸡之力?”


  齐邵迟勾起一边嘴角,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郭子阳,语气里的嘲讽难掩:“乡下农女种地。”


  郭子阳眼睛一瞪,十分不满:“你压我韵。”


  “我在嘲讽你。”齐邵迟嗤笑一声,留下一句话,转身就走。


  郭子阳冷哼一声,看着齐邵迟的背影咬牙切齿,许久,抬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,一副黯然伤神的模样,摇头叹息,十分做作的长叹一声:“如今正值黄金秋季,微风带着丝丝凉意,犹记当年一中盛世,怎料现在小丑皆至,她言手无缚鸡之力,你道乡下农女种地,原来世人都是骗子,骗取我的英明一世,该死,该死,全都该死。”


  这边一中的学生们都散了,可是网上却乱套了。


  第一段秦晗三番哀求秦翡的视频不知道是谁给发在了微博上,瞬间微博沦陷了,秦翡成为了众矢之的。


  对此,从警局里出来的秦翡并不知道,秦翡看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,秦翡犹豫了一下,还是打车去了一中。


  一中的课间很是热闹,楼道里打打闹闹嬉嬉笑笑,班级里议论的全都是秦翡的事情。


  高三一班。


  郭子阳坐在后门门口处,靠在墙上,看着自己的同桌齐邵迟,话题依旧没有离开秦翡:“网上又闹翻了,一屏幕全都是骂秦翡的话。”


  “我对这些不感兴趣。”齐邵迟低头写着作业。


  “这群网友是闲着没事干吗?断章取义的能耐也太厉害了,一个视频能骂出祖宗来。”


  “你作业写完了吗?”


  “先不说秦晗生日宴是怎么回事,就今天这件事情作为目睹全程的我,我是支持秦翡的。”


  “下节课是语文。”


  “一群人围在人家打还不许人家报警了?都是成年了,做错了事情就要承受后果,难不成只能你打人家,人家还手都是错?有病吗?这些评论都没有三观吗?”


  “陈情表背了吗?”


  “秦晗那人我不予评论,秦翡这人我甚是喜欢。”


  “今天高老师检查陈情表的背诵情况。”


  “我什么?你怎么不早说啊,齐邵迟,我槽你哥。”郭子阳一下子就急了,老高如今正是更年期,他可不敢作死。


  齐邵迟抬头目光轻蔑:“赶紧去,不用顾忌我,看见我哥的时候帮我打个招呼。”


  郭子阳闭嘴,脸憋得通红。


  “哎,同学”


  郭子阳被人拍了拍,刚一回头,就愣住了。


  秦翡自己也愣住了,随即扬起一个微笑:“好巧,你也在一班啊。”


  “秦翡,你认识我?”郭子阳多少有些受宠若惊。


  秦翡点头,十分认真:“当然,我对于伤害过我的人记得十分清楚,你今天嘲笑了我。”


  “误会,绝对误会。”郭子阳赶紧解释道:“天地良心,我笑绝对是因为我这人笑点低,没见过世面,我那不是嘲笑,是发自内心的崇拜,你不知道,我刚刚还和迟子说我支持你,我喜欢你。”


  说着,郭子阳推了一把旁边的齐邵迟:“迟子,是不是?我刚刚是不是这样说的。”


  齐邵迟头疼的看着郭子阳,然后对着秦翡点头:“原话是‘秦晗那人我不予评论,秦翡这人我甚是喜欢’。”


  秦翡眼底闪过诧异,随即拍了拍郭子阳的肩膀,认真郑重:“承蒙喜欢,敬谢不敏。”


  郭子阳撇撇嘴,问道:“你不是去警局了吗?完事了?”


  秦翡点头:“嗯,问你个事呗,你们一班有没有一个叫程小北的。”


  “程小北?你找他做什么?”郭子阳一愣。


  “拿点东西,他人呢?”秦翡朝着教室里扫了一圈没看见人。


  “我和他不熟,给你问问啊。”郭子阳说完,抬头喊了一声:“谁看见程小北了?”


  班里的人都抬头找了找,满脸茫然,倒是坐在第三排的一个女生扭头说道:“下课就去厕所了,不过,到现在还没回来。”


  郭子阳和齐邵迟对视一眼,皱了皱眉头。


  秦翡一眼就看出了问题:“怎么了?”


  郭子阳轻咳一声,委婉的说道:“程小北在我们班挺受欺负的,要不我去厕所给你看看?”


  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
  厕所不远,就在走廊的尽头,他们刚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的打骂声。


  郭子阳看了一眼秦翡,见秦翡眯起眼睛,赶紧走过去敲门,大声喊道:“里面干什么呢,赶紧开门。”


  “办事呢,去别的厕所。”里面传来不耐烦的声音。


  郭子阳继续大力的敲着,但是显然里面并不理会,秦翡懒得在这里浪费时间,一把拉开郭子阳抬脚就踹了过去。


  砰


  一声巨响,门撞在墙上的声音,郭子阳还没来得及阻拦,上面的门锁显然已经坏了。


  这么大的动静把里面的人显然也是被吓到了,立刻安静下来。


  郭子阳咽了口唾沫,见秦翡抬脚就往里走,赶紧拉住:“这是男厕所?”


  “你觉得里面会有人上厕所吗?”


  “那也是男厕所啊。”


  “男厕所?”秦翡嗤笑一声:“这分明是打架场所。”


  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